木可

静静地看着

年代久远的【20字微小说】【durmann】

啊又随手胡写了一个,字数超好多不要去理会啦(不 好多题写不出来就算了吧(什么鬼

写的很赶乱七八糟的,就当是为比赛攒人品辣(。明天有时间我再来改(或者直接删掉= =

一会的对位不能更期待XDD球发糖=w=


Adventure(冒险)

霍夫曼勇敢地喝下了红红脸边卫熬的一整锅漂浮着各种物体的蔬菜汤。


Angst(焦虑) 

“Hoffi要是走了,以后谁来喝我做的美味蔬菜汤?”

“我要是走了,以后去哪里喝得到那么难喝的蔬菜汤?”


Crackfic(片段)

霍夫曼其实也很想有一个Mr.hofmann能陪他一辈子。

结果是他一不小心就变成了Mr.Durm>.< 


Crossover(混合同人)

Erik来美因茨看Hoffi时,一不小心撞上自家boss吻上红衣上年的唇角。


Death(死亡) 

“如果我死了,你要忘了我开开心心地活下去。”

“我才不会。”不满地撅起嘴。

“你会的。答应我。”

“那......好吧?如果我死了,你也要......”

“闭嘴,你不会死的。”

“我说如果。”

“不许你说,就不许,你不会的,你一定会好好的。”

 

Fantasy(幻想) 

多特蒙德7号和37号一起在多特蒙德白了头发。

【The End】


Fetish(恋物癖)

Erik每天晚上没有抱Hoffi送给他的大熊就睡不着。

但他非说自己没有恋物癖,他只是有恋Hoffi癖嘛。 


First Time(第一次)

Erik紧张地google了2个小时,在开门声响起时手忙脚乱地关上电脑。

 

Fluff(轻松)

Hoffi回过头来仰起脸伸出双臂:“要背啦。” 

夕阳下的训练场上,一只小猴子挂在了Erik的身上。


Future Fic(未来) 

Erik和Hoffi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在播的多蒙比赛。

渣叔住着拐杖坐在了场边。

“你看叔的肚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Horror(惊栗)

Hoffi一觉醒来,发现Erik的脸一点也不红了。

 

Humor(幽默)

Hoffi发誓以后Erik再熬出一锅盛满不明物体的蔬菜汤他们就分手。 


Hurt/Comfort(伤害/慰藉) 

输了比赛之后Erik无力地跌在草地上。

身后Hoffi倾身环住了他。

“苹果味的沐浴露。”他迷迷瞪瞪地想。


Kinky(变态/怪癖)

omg情人节那天售货员小姐拍到了霍夫曼和杜尔姆一起去买了一套兔女郎的粉色纱裙。

霍夫曼的脸红得像火烧。 


Parody(仿效) 

Erik买了一大桶苹果味的沐浴露。

Hoffi最喜欢做的菜是蔬菜汤。


Poetry(诗歌/韵文) 

能够

在一起

无论是在多蒙

还是在别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真的是

太好了。


Romance(浪漫)

Hoffi回到家是差点被满屋的玫瑰香味熏晕过去。

(他却碰巧非常的喜欢。)

   

Sci-Fi(科幻) 

大家都说机器人管家Hofmann专业又能干,小小的Erik却只喜欢看他不那么专业的微笑模样。

“唔那么机器人一定是世界上最最完美的生物。”Erik大声地对Hofmann说。

哦,他看到Hoffi笑了。


Suspense(悬念)

为什么时尚品味一直很高的Hoffi会看上屌丝的无边无际的Erik?

(“一定是真爱的力量。”Erik自鸣得意地想,刻意忽视了自己的形容词。) 


Time Travel(时空旅行) 

21岁的Hoffi撞见了7岁的小Erik。

“啊喂,Erik,你小时候的脸也不是很红嘛。”


Tragedy(悲剧)

大家都觉得Hoffi穿红色衣服超级好看。

Erik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劝说克洛普把球衣改成红色(。 

 

AU(Alternate Universe,平行宇宙剧情)

多特蒙德的左边卫给了左边锋一个漂亮的助攻,电视机前的Hoffi和Erik兴奋地紧紧抱在一起。

 

OOC(Out of Character, 角色个性偏差) 

刚刚来到多蒙的美因茨9号前锋觉得那个边锋每天在他耳边聒噪着真的好,烦,哦。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决情欲)

更衣室里昏暗的灯光下边卫用力地亲着边锋的脖颈,空气里涌动着情欲的气息。

Matze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满面笑容:“食堂开饭了泥闷要去吗?” 


就这样吧去看比赛好啦w(。

评论(1)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