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可

静静地看着

Always in my heart【短渣现实向】

唔...其实这是学校的征文辣,然后就莫名其妙的写了这个(。所以是友情向的(滚

文笔渣渣而且写到一半写不下去了就索性把这文结束了= =

啊看完请洗眼【。

题目是出自丝丝的那条推w


【序】【Always in myheart @Jonas Hofmann. Yours sincerely, Erik.】

Erik’s pov

究竟是什么时候才发觉自己把你弄丢了呢?

大约是在终于进球后的喜悦完完整整袭击了我,回过头来想要搜索那个最最喜欢的毛茸茸脑袋,却怎么也找不到时,才隐隐约约的意识到,

你已经不在了。

那种清楚的认识带来的深刻疼痛让我泪流满面。

“Erik,”我听见什么人在后面叫我,环住我的肩膀,“Well done bro.”

我迷迷糊糊地想,在我后面的人本应是你,与我一起庆祝的本应是你,和我站在一起一步一步成为这世界上最了不起的球员的人本来应该是你。

“Hoffi?”知道再没有人会应我,但我还是笑着叫起来,“Hoffi, Hoffi, Its my first goal.”

死一般的沉默。

如果你还在就好了。

If only you are here, by my side.

 

 

【第一章】

Hoffi’s pov

美因茨的31号左边锋永远也忘不了他在多蒙二队的日子。

一群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在彼此的呼喊与鼓励,一次次的流汗与落泪中,磕磕绊绊的成长着。那些疯狂地生长在他们心里的对于成为一名黄黑球员的欲望,一天天地膨胀着。他们都在最好的年龄,有着年轻的美好与无畏,亮亮的眼睛中闪着对于未来的期盼与信念。

那是他们最好的时候,连多蒙金灿灿火辣辣的阳光也不能让他们褪色半分。总是和Marvin黏在一起的Koray笑起来长长睫毛忽闪忽闪,Sarr总是傻傻呆呆,小小的Jannick头发卷卷。还有那个从美因茨来的9号前锋Erik,脸蛋红红声音很软,总是和他一起笑着,和他一起用只有自己听得懂的英语唱YNWA,陪他去多蒙酒吧看比赛一起大笑着吼Heja BVB。

仅仅是过去了几年,但是现在偶尔回想仿佛是恍若隔世的感觉了。那群曾无比相信自己可以留在多特蒙德的年轻人早就离开了大半。Marvin被送到了帕特伯恩,Koray被赶到了土耳其,Sarr和Jannick还在等着他俩或许永远也等不到的机会,Erik已经进了国家队坐上一队的半主力【?】走上了明星球员的康庄大道。

而他自己呢?

美因茨的阳光刚刚好,他微笑,或许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第二章】

Hoffi’s pov

当阿叔告诉他俱乐部想要把他租借到美因茨时,他感觉世界一下子就空白了。死死地低着头,用睫毛遮住自己马上就要夺眶而出的泪水。

啪嗒,啪嗒。

是心脏破裂的声音吗?

其实并不是没有预感的,Shinji回来了俱乐部前场人满为患,他根本不可能有很多机会,与其留在多蒙管理饮水机不如自己出去闯一闯。

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清楚。

但他还是不想走。

他不想离开威斯特法伦,不想离开南看台,不想离开每一个和他并肩战斗过的队友。

但他更不想离开Erik,那个陪伴他从最初的梦想一起走到现在的人,那个说好要和他一起站在巅峰捧起数不清个数的杯子的人,那个见证过,并构成了他最灿烂的年华的人。

但他没有办法。他只不过没有办法留下来,谁叫他不够强大。

狠狠地攥紧拳头,指甲在手心抠出一条长长的白痕。“好的,”他听见自己安静地回答,“可以的。”他没有掩饰住声音里的哭腔,但是他倔强的抬起了头,清清楚楚地说着“那会是不错的。”

他看见Erik在后面好奇地看着他,看到他也看过去Erik开心地笑起来,挥了挥手上拿着的两个球和两条他们都爱吃的巧克力棒。

他在想该怎么告诉Erik以后就只用拿一个球,只用买一条巧克力棒了。

 

【第三章】

Hoffi’s pov

当RN的新闻刚刚出来2分钟,Erik就给他打了电话。他听见那个惊慌失措的声音惶恐地问他:“Hoffi,are u leaving?”

他静静地握住听筒,小小声地说:“Ja.”当线那边没有一点声音传来的时候,他开始疑惑那个人是不是没有听清。接着他就听到Erik哭了,然后他也哭了。

线两边的两个22岁青年哭得乱七八糟,泪水,和在两人心口来来回回戳刺的那把匕首,全都停不下来。

“Erik,Tut Mir leid.”他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对不起,我不够强大。对不起,没有办法继续成为多特蒙德的一员。对不起,我最终还是没法继续陪伴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第四章】

Hoffi’s pov

他走在美因茨的石板街上,美因茨31号的球衣挂在身上,脑海中却浮现出那个曾经的红色9号的身影。

他们的那么多回忆,那么多微不足道的欢笑与幸福,都是他一个人的珍藏。那些没法从头再来的美好,连同他的青春,就统统埋在心底最隐蔽的小角落,即使再明媚的天气,也不拿出来晾晒,让它们在心底慢慢腐烂,却终生与他同在。

那些和Erik,和二队的那些兄弟,和多特蒙德的记忆,会永远印在他的心底,谁也抢不走。

天气有些微凉了,他环住肩膀,美因茨的冬天,来得比多蒙要早。

【完】

【Hugs for all the durmann shippers out there.】

评论

热度(2)